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板块 » 古典武侠

【风流小皇帝】(01) 作者:青楼小七
字数:7731
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一觉醒来,龙启揉了揉眼睛,身边的两个美人已经离去,龙榻上还残留着昨夜的风流痕迹和那两个美人的几缕秀发。寝宫内只有数名侍女等着服侍他早起梳洗。

  他懒散地起身,正准备脱下睡袍,只觉尿意频生,径直走向偏殿的一间耳室,里面一样是雕梁画栋,但却只是龙启专用的传官房,一个体态丰盈的女子正坐在角落里,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月白肚兜,下半身一条薄裤,曲线诱人至极,见到龙启后恭敬乖巧地请安。龙启憋得有点急,直接就掏出了阳具,往那女人的嘴里一塞,开始放尿。

  那女子一边含着粗大的肉茎吞饮尿液,一边一脸谄媚地笑望着龙启,在龙启小解完后,开始吸吮完马眼里的余尿,再仔细地用小舌把半条阳具都清理了一遍。龙启的肉棒被伺候得精神抖擞,他看着这女人秀美的面庞,淫靡的模样,还有胸口肚兜都掩不住的丰满雪白,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宣泄一番,不过一想到她只是充当自己尿壶,侍奉自己小解的宫女,还刚刚在她嘴里尿过,就觉得兴趣索然,让她用丝绢擦干阳具后,就转身回去梳洗了。

  那宫女在耳室里闷闷不乐地,每天宫中都要指派三个宫女,分早中晚各自六个时辰,来传官房伺候陛下小解,今天轮到她来值早班,她便故意穿得这么撩拨人,还以为能像耳闻的那些宫女一样,被陛下看中然后临幸一番,谁知竟什么也没发生。

  梳洗完毕,在寝宫内用早膳,因为邪火乍起,没什么食欲,就吃了几个蟹黄包子和一碗八珍粥,便出寝宫「觅食」去了。

  皇宫内即是绮罗丛,龙启还没有妃子,每天兴起时就在宫里悠游,看见顺眼的宫女,就带到某间宫殿里随意云雨,像今天,刚走到御花园中没多久,便看到一群宫女正在千鲤池边撒点心喂鱼,龙启一眼看中了其中一名穿粉衣的,径直走去,众宫女一见皇上,连忙跪下请安。

  龙启挥挥手,让众人退下,只留那一个穿粉衣的宫女,众人听命离开,临走时纷纷回望,眼里全是羡慕,被皇上临幸就是她们飞上枝头的机会,一旦常得圣宠,甚至一举怀上龙种,封妃入嫔,就是一生的富贵。

  那宫女粉面含春地半跪着,一副欣喜的样子,娇羞地低着头,龙启捏着她的下巴,仔细一看,果然是个尤物,问道: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  宫女红着脸道:「回陛下,贱婢名叫阿檀。」

  「阿檀,好,平身,随朕过来。」说着就拉起她的小手,要去假山深处白日宣淫一番,阿檀连忙起身,小鹿似的跟在龙启身后,忍不住想着皇上待会儿会怎么对自己……刚准备走进假山,忽然背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娇声。

  「哥哥真是没良心,宁愿找宫女玩儿,也不来陪陪月涵,哼!」

  龙启回头一看,月涵不知何时到了假山旁,她身量娇小,白皙可爱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如画中人,穿着一袭金丝红绣衣,梳着可爱的鱼锦辫,双手各戴着一串红玉琳琅,叮当清响,宛如芙蓉化成的小仙女,正嘟着小嘴,埋怨着自己。
  月涵是龙启同父异母的妹妹,受封素月公主,今年也已经十六岁了,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灵涵,受封灵玉公主,她们姐妹俩从小便和龙启同住一处宫殿,亲密无间,直到龙启十四岁后才分住。

  不过在她俩十五岁的时候,龙启就找机会把她俩都给开了苞,姐妹两人从此更加依恋哥哥,还决定,等哥哥二十岁受冠正式即位后,一起做哥哥的妃子。
  两个妹妹都出落得天姿国色,皇家为了延续子嗣也并没有所谓兄妹乱伦的禁忌,龙启自然乐得接受,三天两头地找两个妹妹快活,在他辛勤的「滋润灌溉」下,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越发娇媚动人。

  龙启看了看仙女似的妹妹,觉得身旁的尤物也不那么美了,连忙对着月涵讪笑两声,吩咐阿檀退下,然后上前搂住月涵的纤腰,笑嘻嘻地就要吻她,月涵却把头一偏,躲开了龙启,娇声道:「才不要,哥哥如今装模作样地赶走了那个小蹄子,就来和月涵好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?」说着伏在龙启胸口撒娇道:「都几天没来我宫里了?哥哥不疼月涵了么?」

  龙启看着妹妹一副娇蛮的样子,心生怜惜,柔声道:「怎么会?哥哥最疼你们两个了,只是前几天是每个月例行的公期,三位老宰相都盯着朕呢,白天稍微一偷懒他们就滔滔不绝地和我念叨先皇,只好待在金龙殿一刻不停地处理国事,晚上,你也知道,朕还没受冠,没册封妃子,晚上一步也不能出寝宫。」皇家祖训,储君受冠前不可正式日日上朝处理国事,只能在每月的月末三天即公期参与政事,龙启的父皇给他留下了三位既忠心又能干的宰相,平时通力协作维持国家运转,到公期时一齐督促龙启熟悉政务,以便龙启二十岁受冠后正式亲政,龙启自然不敢怠慢。

  而在公期之外的时间,他的主要任务就是「辛勤努力」地去繁衍子嗣,延续香火,普通百姓家的男孩儿十八岁时早就娶妻生子了,甚至梅开二度,枝繁叶茂,可龙启即位后这几个月也还算「兢兢业业」,昼夜不停,也没见哪个女人被临幸之后怀上龙种,让他切身感受到皇家延绵子嗣的不易,并决定更加「勤奋」地在后宫耕耘。

  龙启亲了亲月涵乌黑顺滑的秀发,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,他道:「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了,朕天天陪着你可好?」

  月涵抬头,一双大眼睛欣喜地望着龙启,道:「真的?哥哥可不许诳月涵,月涵……」

  没等她说完,龙启先俯首吻住了她的两片樱唇,舌头探进月涵口中,尽情探索,和月涵的舌头反复缠绕交织,情欲炽烈……片刻后,假山深处。

  月涵全身只剩一件红鲤纹肚兜,她才十六岁,身量又娇小,胸前两个蓓蕾还很幼嫩,只能隔着肚兜看见两粒销魂的突起,一身雪白的嫩肉却是如白玉精雕而成,没有一丝瑕疵。她双手挽着哥哥的脖子,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哥哥的腰腹,整个娇躯紧贴在哥哥身上,被哥哥一下一下地向上顶着。因为还在御花园里,月涵不敢叫出声来,龙启索性吻上了她,把妹妹快活的浪声压抑成了轻哼和娇喘。
  龙启紧紧抱着月涵,两手正握着月涵的两瓣翘臀,只觉又滑又弹,忍不住地要捏弄。因为假山石面粗糙,龙启怕擦伤妹妹,只好自己背靠假山,抱着月涵痛快地干着。他清楚地感觉到月涵蜜穴里的火热,一开始就十分湿润的花径随着自己的开垦,现在流出的春水弄得自己大腿上全都是,让本就柔嫩的蜜肉变得湿滑,龙启只觉一层层的蜜肉仿佛在帮自己的阳具洗澡,让阳具在月涵紧窄的少女蜜穴里进出自如。

  「好妹妹,你流了好多水出来。」龙启吸了一口月涵口中的香津,只觉柔滑甘甜,回味无穷,一边加大顶弄力度,一边笑道:「两张嘴都这么多水,你们女儿家果然是水做的。」

  月涵忍不住地呻吟出声,连忙紧紧缠住龙启的身子,秀面飞红,边喘边压抑道:「哪有……啊…都…都怪哥哥…非要拉着……拉着月涵……在御花园…啊…哥哥…轻点儿…要…要丢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龙启一听,故意加力,猛地向上顶弄着月涵的嫩穴,每一次的插入都让龟头和妹妹的花心结实地亲个嘴,然后马上抽回,带出汩汩甘泉,这让月涵一刻也忍不了,娇躯一颤,痛快地泄了身子,因为实在忍不住浪叫出声,只好咬住了龙启的肩膀,疼得龙启愣了一愣。

  龙启一边享受着妹妹蜜穴中因为泄身给肉棒带来的极致快美,所有的小嫩肉都无比亲密欢快地按摩着肉棒,一边马上继续开垦,趁着月涵花心因为泄身的短暂开合,龙启开始用他粗如鹅卵的大龟头狠狠冲击月涵的花心,把月涵干得再也无法忍耐,放肆地浪叫起来,片刻后,龟头终于挤进了花心深处,这是龙启前一阵子和两个宫女交欢时发现的对付女人的新玩儿法,龙启感觉到龟头进入了一个妙不可言的温暖肉腔,一圈圈更加紧箍的嫩肉一边夹一边吸吮着自己的龟头,又见妹妹完全经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,开始语无伦次地求饶,顿时心神激荡,精关一松,任凭妹妹的蜜穴把自己大股大股的阳精给吸个干净。

  云雨过后,龙启帮神志不清的月涵穿好衣服,然后抱着她上了龙辇,准备往她的住处如月宫去,这偌大的皇宫,光是从龙启的寝宫金龙殿走到御花园都得小半个时辰,所以他平时在宫里悠游都是坐在他的御辇上,让两个侍中驾辇代步。
  片刻后,月涵慢悠悠地苏醒,有气无力地撒娇道:「哥哥真是坏透了,不知道从哪个狐狸精那里学的坏招子,就来欺负月涵……」

  龙启爱抚着妹妹的小脸,笑道:「招数越坏,你不是越舒爽?这招朕只对你用过,你姐姐都没尝过呢。」说完刮了刮她精致的秀鼻。

  月涵面露喜色,却还撇着嘴道:「哼,哥哥就爱哄骗月涵,指不定用来折腾过多少小蹄子了。」月涵像想起了什么,道:「哥哥,咱们去钟灵宫看看姐姐吧,姐姐昨天和月涵去游湖,回来路上绊了脚,听说今天还不能下床走路呢。」
  龙启一愣,给了月涵一个脑崩儿,道:「你这丫头,你姐姐从小身子就柔弱得很,平时走动得也少,你和她出去游玩,好歹照应着点儿啊。」月涵委屈地伏在龙启怀里认错,龙启则吩咐龙辇改往灵涵的钟灵宫,钟灵宫内,一身宝蓝云纹锦衣的灵涵正坐在床边,和月涵几乎一模一样的绝色面庞,梳着精致的垂鬟分肖髻,但是身材却是玲珑有致,已经生得亭亭玉立,胸前两只白兔似乎要撑破锦衣,一眼即可看到其间绝妙的沟壑,双手各戴着一串湖水蓝的宝石手链,轻轻挥动便光芒四溢,真真是凡间难见的美人儿,但此时正秀眉紧蹙,光着双脚,原本雪练似的一双玉腿,右脚踝处却红肿一片,两个女官在帮她揉伤擦药酒,侍女通报陛下驾到,众人连忙跪拜恭迎。

  灵涵也挣扎着要起身跪拜行礼,龙启连忙上前按住了她,一见妹妹脚上的红肿和她额上因为疼痛渗出的细密汗珠,只觉得心疼不已,连忙从女官手上拿过药酒,亲自帮灵涵揉伤擦药。

  灵涵心头小鹿乱跳,自己的哥哥并没有因为成为国君而有所变化,还是和以前一样疼爱自己,感动道:「皇兄,灵涵没事的,只是一点小伤而已,啊……」灵涵疼得忍不住叫唤一声。

  「疼成这样还叫小伤?这么大了走路都会绊到,让朕说你什么好。」灵涵始终循规蹈矩喊龙启作皇兄,而月涵则喜欢像寻常百姓家兄妹那样叫龙启作哥哥,龙启转身向钟灵宫内的侍女怒道:「你们是怎么当差的?竟然让公主受伤,你们是不怕掉脑袋么?别以为灵玉公主平时和和气气你们就能敷衍塞责,全部拖出去,杖责五十,发往浣衣局服役,另外调派一批能干的宫人来服侍公主。」

  众侍女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跪伏哀求龙启开恩,灵涵于心不忍,也在一旁求情,龙启一下就心软了,只罚了她们两个月的俸银了事。

  月涵蹦蹦跳跳地坐上灵涵床边,两个绝色小美人若不是穿戴不同,身材不同,倒真是难以分辨,她抱着灵涵娇声道:「姐姐,你看哥哥给你揉得多细心啊,哥哥还是偏心得很,也不见几时这样疼过月涵。」

  灵涵红着俏脸,轻轻拍了一下月涵,刚刚哥哥为她训斥宫人,处处透着宠溺,让她很是受用。

  龙启一边取过丝绢制成的热袋替灵涵热敷,一边笑道:「你这鬼精灵,朕几时偏心什么,你们俩都是朕的宝贝,你要是有什么伤病,朕也一样尽心照顾你。」
  月涵欣喜道:「真的,那月涵就想个法子得病,然后让哥哥天天来月涵宫里陪着月涵好了。」

  龙启和灵涵一齐笑着拍打她的小脑袋,笑骂她傻丫头。

  折腾了半天,灵涵脚踝的淤血散了不少,龙启安心了些,抬眼看见灵涵羊脂玉般的一双小腿,曲线柔美至极,忍不住摸了摸,真是冰肌雪滑,手感极佳,越摸越顺手,灵涵察觉到哥哥的动作,和哥哥始终春风不断,她当然知道哥哥想的是什么,绝美的俏脸上立刻泛起浓浓红晕,羞怯道:「皇兄,想…想要…想要灵涵么……」说完,只见她连耳根子都红了个透。

  龙启嘿嘿一笑,吩咐众侍女出去偏殿伺候,随即伏下身子,舔舐灵涵柔滑的小腿,不时咬住一小块雪肉入口吸吮。

  灵涵羞得直想缩回腿来,却又不敢扫哥哥的兴,而且腿上传来的温热和哥哥咬吸时的酥麻让她难以割舍,只好双手捂着脸,缓解一下羞怯。她娇躯微微颤抖,粉面含春,轻声道:「皇兄…啊…好痒啊…皇兄…哦…哦……别咬…恩…」灵涵想着自己最爱的哥哥此时卑微地吸舔着自己的腿,抑制不住地兴奋,只觉浑身燥热,股间似乎已经开始湿润……月涵很乖巧地开始帮姐姐卸下钗环,脱去上衣,再解下下体的亵裤,转眼间灵涵全身就只剩下一件湖水蓝的肚兜,她记得哥哥在和她俩欢好的时候,喜欢让她们浑身只剩下一件肚兜,还说这样半遮半露会更迷人,如今随着灵涵的颤抖,胸口两团粉肉也一颤一颤,好似波浪一般销魂地起伏。
  灵涵胸口的乳浪看得龙启心痒难耐,索性大手一抓,把仅剩的那件肚兜也粗暴地扯去,让灵涵像只雪白的羔羊一样任自己宰割,灵涵惊叫一声,两只玉乳立刻弹了出来,龙启立刻转移目标,一手一只地抓住两只玉兔开始肆意揉捏,十六岁的灵涵,乳房竟生得如同熟妇一般圆润饱满,龙启一手都还握不住,大片的雪白从指间漏出,让龙启越揉捏越起劲,只见他一边揉捏同时一口含住灵涵左边的乳房开始尽情地吮吸,乳头散发出的迷人奶香和少女的芬芳体味让龙启忘情地享受着。

  灵涵感觉到胸口又酥又麻,哥哥的每次舔舐都让自己如遭电流,说不出地舒爽,股间已经流出汩汩春水,打湿了臀股,更要命的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,下体处,有一个火热坚硬的东西在自己小腹周围摩擦,这一切都让她无法忍受,一边娇媚地喘息着,一边柔声哀求:「皇兄…别…别弄灵涵了…灵涵…太…太舒服了…快…快要了灵涵吧……皇兄……」

  龙启正把妹妹的两只玉乳都塞进口里一同吸着,舌头同时爱抚着妹妹的两颗小樱桃,一听妹妹近乎淫靡的求爱,呵呵一笑,狠狠嘬了一口妹妹的乳房,嘬得灵涵浑身巨颤,「啊」地浪叫出声。

  龙启笑道:「好妹妹,朕这就要了你,你先翻个身子,别待会朕疼你的时候,你又伸展着小腿,引动脚伤了。」

  灵涵心里暖洋洋的,听话地翻转娇躯,却见月涵不知何时也脱了个精光,玲珑剔透的身子极为惹人怜爱,正钻在灵涵身下,笑嘻嘻地望着她。

  姐妹俩虽然不是第一次一起服侍哥哥了,可灵涵还是十分怕羞,红着脸啐道:「不害臊的丫头,就把自个儿给剥干净了?」

  月涵吐了吐舌头,笑道:「待会儿就是姐姐不害臊了,看月涵怎么和哥哥一起伺候你,嘻嘻……」

  说着,龙启已经宽衣解带,掏出怒勃的雄伟阳具,拍了拍灵涵那丰满圆润的屁股,看着那一线玉户上方那粉红色的呈菊花纹路的小洞,不禁愣了愣神,那个小巧的菊花洞据说也是可以用来交合的,只是看上去太小了些,自己的阳具如何放的进?

  灵涵见哥哥迟迟不动,又羞于催促,只能紧咬下唇,回头无比幽怨地望着哥哥,龙启这才反应过来,扶着肉棒对准玉户磨蹭了两下,发现已经春水泛滥,便不再迟疑,缓缓地用阳具突破妹妹玉户里层层的肉壁防线,到达最深处后,只感觉灵涵的娇躯一颤,蜜穴里小肉已经将肉棒层层箍紧,仿佛再不愿意分离。
  灵涵也发出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,但听到身下妹妹的嬉笑,羞急之下连忙压住了,可龙启丝毫无法忍耐,妹妹的蜜穴开始销魂地轻微蠕动,爱抚着他的肉棒每一寸,他再也控制不住,开始由缓及快,在妹妹紧窄甘美的肉穴中征伐起来。
  这下灵涵再也控制不住,放任下体的快感狂涌,小嘴里不断发出勾人魂魄的呻吟和娇喘,月涵也满面飞红,看得笑嘻嘻地,过了一会儿,她抓住灵涵的一对玉乳,也学着哥哥的样子吸吮起来。

  「唔…好大好软…好香啊…姐姐这两团媚肉生得这么好…唔…难怪哥哥…那么喜欢…月涵…也好喜欢…啊呜…好吃……」月涵握住灵涵的乳房,一边揉捏一边又吸又咬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灵涵的呻吟声则因为妹妹的突然袭击而越发千回百转,听得龙启更加亢奋,加力撞击着灵涵丰美的屁股,让肉棒和蜜穴更加亲密地接触厮磨。

  「妹妹…啊…嗯嗯…饶了姐姐吧…别…别那么吸…不行了…姐姐…姐姐要丢了…皇兄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随着灵涵无比高亢的尖叫声,龙启只感觉龟头前端有一股暖流喷涌而出,浇打在龟头上说不出的快意,缠绕着阳具的蜜肉也骤然夹紧,花心出还发出一股吸力,仿佛有一张小嘴在卖力地吸吮着肉棒,爽得龙启几乎快要泄身,灵涵无力地伏在月涵胸口喘息着,绝美的容颜上残留着高潮的余韵,别有一番风姿,而龙启看着妹妹的两瓣雪臀随着她的泄身而颤抖着,掀起层层臀浪,还一下下地夹弄着自己的阳具根部,绝佳的弹性让龙启更加舒爽,忍不住地把玩起来,不时拍打两下,赞叹道:「灵涵,你这两瓣屁股真是讨人喜欢,又圆又翘的,还滑不留手,朕非得玩儿个痛快不可。」说着又开始第二轮的狠顶猛撞,让刚刚泄身的灵涵更加妖娆地扭动迎合起来,呻吟声越发酥人。

  月涵被姐姐柔弱无骨的玉体压着磨蹭,不但不觉得沉重,反而觉得姐姐的两团肉摩得自己很舒服,听见哥哥夸赞姐姐的屁股,也俏皮地问道:「哥哥哥哥,那月涵的呢?哥哥喜欢么?」

  龙启一边加速运动,一边嬉笑道:「你的太小了,完全比不上你姐姐呢。」
  灵涵心头一喜,越发卖力地耸动柳腰,迎合着哥哥的征伐,龙启看见妹妹的雪臀几乎是自己撞了上来,反复弹撞着自己的小腹,一种别样的快感袭上心头,精关放松,大股大股的白浊浓浆喷涌进了妹妹的玉户,灵涵被这么多炽热的阳精一烫,只觉花心都快被烫得融化了,立刻娇躯频颤,尖叫着再度泄身,迷迷糊糊地瘫软在床上。

  龙启从灵涵身下抱出月涵,也让她背对自己,刚刚灵涵的雪臀令他意犹未尽,现在要再品尝一番月涵的小屁股。

  谁知龙启刚准备提枪上马,月涵却用一只小手掩住了玉户口,嗔怪道:「哥哥刚刚不是说月涵的太小了么,那还要月涵干嘛,哼!」

  龙启看着妹妹那副美人薄怒的可爱模样,不禁心生怜爱,捏住她的下巴,直接吻上她的樱唇,在月涵的口中肆意索取,等两人口舌分离,月涵已经是一副意乱情迷的模样,只是小手还是不肯松开玉户口。

  龙启柔声道:「好妹妹,你身量虽然小巧,可哥哥也喜欢极了你这副可爱的身子,现在哥哥就要好好疼爱一下你的小屁股。」说着,蹲下身子,开始舔吃月涵的两瓣小巧的粉臀,不时地嘬上两口,伺候得月涵发出嘤嘤的美妙呻吟,小手渐渐松开了。

  当龙启舌头舔至股间时,舌尖从月涵指间探入玉户,只轻轻一划,带出一串水丝,月涵就缴械投降,一边扭动着娇躯,一边松开了手,道:「亲哥哥,月涵就知道…你是喜欢…喜欢月涵的身子的……快…快帮妹妹止止痒吧…好哥哥……快…月涵的…好痒……」一边千娇百媚地哀求着龙启,一边费力地双腿互相磨蹭,抚慰着骚痒难耐的玉户。

  龙启哈哈一笑,抱起娇小的妹妹,大肉棒直顶入妹妹的花心,开始疯狂地顶撞,每一下都让月涵凌空而起如坠云霄,然后又让她陡然落下,却让妹妹的花心和自己又粗又硬的大龟头激烈地研磨交合,这样的交欢方式让月涵毫无顾忌地浪叫着,几乎要幸福得眩晕过去。

  当灵涵悠悠醒转,看见妹妹正伏在哥哥胯下,细心地舔弄着哥哥那有些吓人的粗长阳具,再看看妹妹股间,红肿不堪的玉户口还在流出汩汩白浆,已经人事的灵涵红着脸明白过来,哥哥又在月涵体内宣泄了一次,而月涵则不堪承欢了,只好用口舌侍奉哥哥。

  灵涵摸了摸自己同样红肿的阴户,叹了口气,看见哥哥朝自己招手,连忙爬向哥哥,十分自觉地俯下身子,和妹妹一起舔舐哥哥那还沾有不少精液的阳具,哥哥阳具上那浓烈的气息让灵涵几欲沉醉,忘情地舔舐着。

  两个妹妹的口舌虽然灵活尽心,但还是没有那些经过调教的女奴侍奉得舒服,可龙启看着两个妹妹一丝不挂裸露玉体,一脸痴迷地伸出小舌,殷勤地舔弄着自己的肉棒,心中的惬意舒心就足以让他爽到泄身,这是那些女奴所不能比的。
  龙启就在钟灵宫和两个妹妹欢乐,直到正午,就在钟灵宫用了午膳,原本灵涵月涵缠着要让龙启陪她们一整天,即使身子不能承欢,一起下棋投壶玩耍也是好的,可宫人来报,三位宰相中的赵廉卿突发急病,龙启不敢怠慢,只好舍了两位妹妹,带着御医亲自前往赵宰相府上探望,毕竟他还羽翼未丰,这三位国之栋梁的宰相可是缺一不可啊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